新浪浙江 资讯

杭州一男子三年篆刻126枚杭州路名章 为建党百年献礼

都市快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很多年前,三毛去海边捡石头,给它们画画。她写“我对着石头一动不动的看着——我要看出它的灵魂来,要它自己告诉我,藏在它里面的是什么样的形象,我才给它穿衣打扮”。

陈建民刻石头,也要看出它们的“灵魂”,顺着石头本身的纹样刻图,红的地方刻梅、崎岖的地方画峰……

最近,他刻了126枚杭州路名章,作为建党100周年的献礼。

燕子弄、饮马井巷、登云路、黄肉巷、青龙街等,有的路名很眼熟,有的却少有人知。这些印章,他刻了三年,期间一直保密着,就怕一透露就被人订走了。

有些路名消失了

想刻下来让后代知道

陈建民,浙江杭州人,小营街道新乡贤人士、求是书画社社员、西泠印社会员、杭州市工艺美术大师。

他曾获得第二届全国篆刻艺术展、全省书画大赛的三等奖等荣誉,但知者甚少,因为他实在太过于低调。

不过,他在吴山通宝城开的一间9平米的小工作室,每天都不缺访客。

这126枚杭州路名章,被他放在工作室的一个锦缎收纳匣内。

打开盒子,里头的印章有高有矮、有圆有方;用的石料也多,寿山石、青田石、昌化石、巴林石、老挝田黄石等。

要知道这些印章都包含了哪些地名,很方便,翻看老陈自己记录的《杭州路名志》就好了。

“我先查阅资料,按不同的类别将地名记录到册子上,再构思图案,去寻找相配的石头,接着再开始刻。”他说。

为什么会想到刻路名章?

老陈说,因为他是杭州人,现在城建发展飞快,很多地名都变了,他们的后代可能都不知道曾经有过哪些路,所以他想记录下来。

“比如说黄肉巷,你多半不晓得在哪里,但如果提游泳馆巷可能就知道了。黄肉巷,又叫黄熟巷,相传巷内曾有黄氏肉铺,又传巷内曾有专营黄熟的香铺……这些历史很有意思。”

一块章刻一两天

刻刀都是自己手工定制

这收纳匣里装的章,总价值不菲。

老陈篆刻的收费标准,是一个字300元左右,复杂的字另算、石料价格另算。这一盒子一百多个章,仅石料的成本就五六万,还要加上刻字的费用。

这些石料,你知道是怎么来的吗?有的是他打飞的去福建淘来的,每一趟要逛好几个石头市场,运气好的时候能买到十几块,运气不好的时候一块都挑不到。

为了追求性价比,他还买原石,拿回来自己开凿、打磨。

老陈说,别人花钱买他的章,他要让人觉得值回本才行,所以,他从不雕“快餐章”。

什么是快餐章?就是几小时甚至几分钟就刻完一块。

他最喜欢琢磨石头的“灵魂”,借助石头本身的纹路、颜色进行构图,平均刻一枚至少一两天。几年前,他收到一块很喜欢的石头,花纹很漂亮,但他一直没灵感,每天都要拿着这块石头看,看了一年,才福至心灵,雕了“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意象图。

老陈的边款篆刻

老陈工作室的台面上,放着各种头型的刻刀,双面头的、单面头的,粗的细的,扁的尖的。“这些刻刀是我自己做的。”老陈抽出一块钢板,他就是从钢板上切割下来,再磨成想要的刀尖,“因为刻不同的图案需要不同形状的刀尖。”

老陈还把做刻刀的技术,教给了他的“伯乐”。

“野路子”遇上“老本行”

你教我抛光、我教你做刀

老陈学书画,从来就是自己琢磨。

上学的时候,领桌小伙伴的课本都被他画了一遍;上班后,每天最早到单位,搞完卫生就拿一张报纸练写字。

后来跳槽到服装厂,做服装打样,也没有丢了艺术技艺。据老陈说,他那时候专做男装的冬衣,手工做一件西装,要把马鬃衬料缝到布的暗面,非常细致的活计。

后来,工厂订单变少了,他的工资也减少了,又去做了几年彩票生意后,才开始正儿八经搞篆刻,那是十几年前的事。

有一天,他路过安永巷,看到一家店面上贴着“杭州市工艺美术大师”等几个字。出于好奇,他走了进去,结识了杨一峰。

杨一峰也是杭州小有名气的石雕师,他自1979年进入工艺雕厂当学徒工,一直以来都以此为本职工作,很专业。

两个石雕师一相逢,颇有点相逢恨晚的感觉,老陈走前,杨一峰喊他“明天再来玩”。

后来,老陈出去买菜,就喜欢往安永巷走,在杨一峰的店里坐到饭点。当时老陈手里有一块石头,他一直不知道从何雕起,就让杨一峰做了印纽,雕了一只老陈的生肖牛,令他爱不释手。

老陈从杨一峰那里,学到了石头抛光、印章布局等技巧,他也把自己会的技巧倾囊相授。老陈笑着说:“我们两个人是互相学习互相进步,我没有正儿八经的师父,我就叫他师父。”

现如今,杨一峰搬家了,两人隔得有些远,见面次数不如以前,但老陈每周都会参加行业交流。每周二,求是书画社在小营街道郁达夫故居开展书画交流活动,老陈总会露面。

记者 凌姝文

通讯员 王芹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