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浙江 资讯

来杭寻亲瑞典女孩上大学了 在线对妈妈喊话表示原谅

都市快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4年前,2017年8月,16岁的瑞典女孩叶小凤只身一人,从瑞典北部城市于默奥,漂洋过海来杭州寻找亲生父母。在小凤来杭州寻亲的短暂几天里,“快找人”帮助小凤找到了她想见的两个人——曾经在福利院照顾她的阿姨和当年她寄养家庭的妈妈。

4年前,2017年8月,16岁的瑞典女孩叶小凤只身一人,从瑞典北部城市于默奥,漂洋过海来杭州寻找亲生父母。在小凤来杭州寻亲的短暂几天里,“快找人”帮助小凤找到了她想见的两个人——曾经在福利院照顾她的阿姨和当年她寄养家庭的妈妈。

20年前,2001年7月27日22点10分,才出生3天的小凤在杭州儿童福利院(旧址)门口被发现,襁褓里有张纸条:“女孩子姜一,出生于七月二十四日,现因家庭原因,个人原因抚养不起。请养老院的叔叔阿姨。待后回报。父字。”

这成了记录这个女婴来到这个世界唯一的一张证明,也记录着她刚出生的名字叫姜一。杭州儿童福利院给女婴取名:叶小凤。1年后,一对来自瑞典于默奥的夫妇收养了她。

如今,小凤已是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排名世界第三十位)的大一学生。今年春节是小凤离开家独自过的第一个中国新年,她的中文说得越来越流利,还喜欢上做菜,喜欢上了旗袍。

考上瑞典皇家理工学院

因为爱画画学了建筑学

除夕夜,小凤白天上完网课,晚上给自己做了一顿年夜饭,有口水鸡、猪肉炒年糕、糖醋里脊,都是小凤看网上视频和菜谱学着做的,“口水鸡,我做得不够好”。

小凤除夕夜做的菜

那天,小凤化了妆,穿上自己从二手店买来的汉服,拍了美美的自拍,不过她没像很多年轻女孩那样发到网上,只是发给爸妈看,“他们都说好看”。

小凤爱穿旗袍

以前,小凤留短发,现在到了爱扮靓的年龄,她想留长发。“我会看视频学化妆”,她在抖音上关注了几个时尚号,她特别喜欢旗袍,有件二手店淘来的黑色带碎花、亮片的旗袍,丝绒的,穿上有种古典的美。

去年秋天,小凤考上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念的是本硕连读的建筑学专业,“妈妈推荐我念这个学校,说我喜欢画画,有想象力,可以试试看”。

小凤从小爱画画,送妈妈的生日礼物也是自己的画。杭州寻亲之旅结束后,她画过一张西湖夜景,是一公园那的集贤亭, “我根据记忆画的,真好看,各种颜色的灯光照在湖面上”,小凤说。

小凤画的集贤亭

大学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距离小凤的家大约6个多小时的车程,瑞典的大学大都没有学生宿舍,学生们要自己解决住宿问题,“我住在我堂姐丈夫的父母家”,现在小凤已经能理解堂姐和表姐的区别,虽然她说自己“有时候,还要想想”才厘清。

小凤一个人到了斯德哥尔摩,也没中断过学习中文,这些中国特色的各种称谓和习俗,都是她在网上上中文课学会的。

因为疫情原因,瑞典的大学也是上网课,从大学开学到现在,小凤还没真正见过自己的老师同学,大家平时都是视频交流。

小凤比较宅,平时呆在家里上课外,也会上网追剧,有时会一个人去家边上散步。

亲戚家边上是个森林,有很多小动物,有次白天,“窗户外面有只小鹿,朝房子里看我,我也看它,我还以为它会害怕,可它一点也不怕人,一直在那看我”,小凤拍下了小鹿向屋子里张望的视频。

过年和从中国领养的孩子

一起吃了火锅

大年初二,和小凤一起吃火锅的是她“偶遇”的朋友,和小凤一样,也是从中国领养的孩子。

小凤小时候,妈妈就告诉她:“你是中国人,你的母语是中文”,9岁开始,她就开始思考:自己的亲生父母长什么样,现在哪里?

2017年暑假,小凤9年级毕业,养父母给她买了机票,收拾好行李,为她报了一个上海的中文学习班,让她更好地了解中国,更好地寻亲。

从杭州回去后,小凤没中断过寻亲,她在网上陆续认识了和自己有相似经历的各国朋友。

一个多月前,也是在社交网站上,她突然看到一个人的照片“很面熟”,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

一聊,发现两人还真认识,“我们小时候见过,我们都是同一个时间从中国领养的”,2003年,包括小凤一家在内的瑞典收养家庭一起抱着年幼的孩子们合影,那个网友就是其中一个家庭收养的小男孩。

就这样,小凤又认识了同一批被收养的几个中国孩子,其中两个男孩来自江苏苏州,还有一个女孩来自浙江湖州,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小时候有唇腭裂,不过现在都已经修复好了。

小凤说,本来他们几个人约好过年一起吃饭,后来有人生病了,大家只好取消约会。年初二,她收到其中一个男孩的邀请,请她去家里一起吃火锅。

男孩爸爸是中国人,讲粤语,他做了锅底,涮的食材有牛肉、鱼、蘑菇、白菜、豆腐、鱼丸……“很好吃,我吃了很多。”

不过,这次火锅不是辣的,小凤说,她更喜欢吃辣的火锅。

“我在成都吃过”,2019年暑假,小凤报名一个来中国寻亲的旅行团,虽然她本来打算再来杭州,但旅行团没有这条路线,她又想来中国看看,就报名了。

因为往返一趟费用较高,小凤不想再花爸爸妈妈的钱,就靠自己打工挣钱,她找了一家中国餐馆打工,一个月有2000瑞典克朗(约1600元人民币),可以边打工边学做中国菜,还可以学中文。

“我很喜欢中国菜”,也是在中国餐馆,小凤学会了包饺子, “就是我包得不好看”,小凤不好意思地说,“但我真的很喜欢包饺子”。

爸爸妈妈生日,小凤会特地显身手,给爸爸包饺子,给妈妈做中国菜,虽然爸爸更爱吃瑞典本土菜,但也很开心看女儿张罗……

给爸爸妈妈做生日大餐

想对亲生妈妈说

“我不生气,我想见你一面”

“他们说我可能是贵州的,你觉得我是吗?”找到亲生父母,是小凤内心一直的期盼。

有一年母亲节,小凤发了一张自己依偎在养母怀里的照片。

小凤小时候与养母的合影

“今天是母亲节,首先我想感谢一直陪伴我的妈妈,我很爱你!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你付出了这么多,为了保护我,为了让我开心。然后,我也想对亲生母亲说,我相信你有理由你不能养我,我不生气。其实,我想见你一面。”

小凤养母曾打听到一条寻亲线索:小凤被送到杭州福利院的那天晚上,福利院门口曾停留过一辆温州牌照的出租车,一个高个子男人把她放在门口,等到门卫发现才上车。

但在2017年,小凤来杭州寻亲的时候,我们曾找到当年第一时间发现小凤的报案人冯老伯(当年是门卫)问过,他说不记得了,“要是这样,我们早就查过去了”。

2019年夏天,小凤的朋友找到温州媒体,报道出来后,一个叫杨正秀的阿姨说,自己在福建认识一对夫妻是贵州遵义的,女的和小凤很像,说自己以前在杭州打工,曾经遗弃过一个女儿,女儿有兔唇。但杨正秀并不知道夫妻俩的名字。贵州遵义媒体后来跟进了报道,可惜的是,一直没下文。

毕业后希望设计出

带有中国元素的建筑作品

小凤说自己小时候就爱吃辣,而贵州一带确实爱吃辣,难道是遗传?但小凤又说她的瑞典妈妈也很喜欢吃辣。

虽然过去快4年了,小凤来我们办公室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我和同事们都希望这个可爱文静的女孩能早日实现自己的愿望。当我听到小凤说喜欢吃辣,心里也一阵高兴,觉得这可能是条线索,在以往寻亲的案例中,也确实有过根据记忆中的味道来寻亲的,像被拐25年的哑儿中良,2018年,我们就是根据他记忆中小时候吃过的小吃这个线索最后圈定了范围,最终帮他找到家人。过年前,有个4岁半被拐的女孩偶然间发现自己爱吃辣,最后找到的亲生父母真的来自贵州……

但小凤被送到福利院门口时,根据襁褓内所留纸条上信息来看,当时她才出生3天,味觉还没记忆。

据原儿童福利院的李院长说,小凤是在福利院门卫室发现的,而当年的门卫室对着条土路,土路两边是果园, “这条路很长,小凤的父亲走了那么多路,把孩子放到门卫室外,应该也是想我们救救他的孩子。”

杭州市儿童福利院旧址

另从当年所留纸条上面写的“请养老院的叔叔阿姨”来看,福利院工作人员说,一般杭州人都知道养老院和儿童福利院是两个地方,以此推断亲生父母可能不是杭州人。

小凤如今已是亭亭玉立的女孩,到了人生最好的年纪。“你现在很优秀,你的亲生父母知道应该会很高兴”,我说。

她说,自己的愿望除了要找到亲生父母,还想等毕业后,设计出带有中国元素的建筑作品。

首席记者 杨丽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