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浙江 资讯

一线浙江医生的真实记录:1%的希望也要尽100%的努力

都市快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杭州师范大学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林乐清,是大年初一出征驰援武汉的浙江紧急医疗队的队员,他担任杭州市医疗队队长。医院一同前去的还有急诊重症医学科副主任护师潘勇莉、重症监护室主管护师李季。这三位经验丰富的老将,都在武汉四院古田院区对口支援。

病人很有可能死在转院途中

医院里,总是充满着“生死时速”。林乐清说起了一名四十出头的中年男性患者。

患者是1月20多号住院的,没有基础疾病,肝肾功能都好,但就是病情很重,呼吸急促,呼吸困难,看上去“憋得慌”。CT显示是重症肺炎。两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第三次才检测出阳性。

在医院待的时间长了,病人的焦虑情绪越发严重。林乐清偶尔看到,病人在发微信跟老婆交代后事,纸上还写了一段,让老婆和小孩要好好地活着、钱怎么处理等等。

副主任护师潘勇莉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这个病人可以说是目前科里最为危重的病人,入院后一直给予高流量吸氧,但仍不能维持正常氧合,医疗组借来无创呼吸机进行呼吸支持,勉强能维持血氧饱和度。如果不能尽早插管进行有创呼吸机支持,随时面临生命危险。我们病房没有这个条件,只能转到定点专科医院金银潭医院。今天终于等到了好消息,那边总算空出一张床位,可以转院了。

但是,转运风险很大,病人一刻也不能脱离供氧,而且古田院区到金银潭医院车程30多分钟,这一路上风险极大,医护人员都要捏一把汗。

林乐清前天早上查房的时候,已经和他家人讲过一次,询问家人愿不愿意,因为病人很有可能会死在路上。电话那头,家属哭了,连声说“要要要”,希望多争取一次机会。

借来呼吸机,配上大钢瓶

哪怕只有1%的希望

也要尽100%的努力

“病人的命都交到我们手上了,即使只有1%的希望,我们都要尽100%的努力。”林乐清跟同事们说。他马上和重症组组长、来自浙江省人民医院的杨向红主任一起联系120救护车,做转运准备工作。当得知120救护车上没有呼吸机也没有氧气时,他通过浙江驰援医疗队调来了国家救援队的便携式呼吸机。

几经周折,转运呼吸机解决了,但没有供氧源怎么办?大家想到了钢瓶氧气。可一般转运用的小氧气瓶根本维持不了30分钟,在与医院供氧中心协商之后,调配给了林乐清两个最大号的钢瓶,近一人高,需要几个男生一起抬才能搬得动。

20分钟紧锣密鼓的准备中,等来了120救护车。医护人员反复确认病人安全之后,把病人送上了车,由一位医生和两位男护士随车护送。

当120的呼鸣声响起的时候,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直到金银潭那边传来病人安全到达的消息之后,所有人才长舒一口气。林乐清的心也才放了下来。

这天结束,副主任护师潘勇莉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这一天平凡而又不平凡,因为我们齐心协力,成功完成了一次生命接力。也许前方还有无数险滩,希望病人挺住!希望武汉挺住!脱下汗答答的防护服,我在心中默默祈祷:愿早日战胜病魔,望早日康复回家!

家中保姆得了新冠肺炎

雇主家的两位老人被传染

林乐清回忆,初到武汉时,大过年的,街上几乎没人,武汉封城后充满沉寂的感觉。

“老实讲压力肯定有,我就想着完成医生的本职工作,尽最大可能救治病人。”林乐清很快投入工作,病房里住满了病人,重症病人不少,每天穿上防护服,穿梭在不同病床间,治疗的同时,还少不了跟病人们沟通交流,帮他们打开心结,促进康复。

有一位老人林乐清印象很深。老人住院四五天了,前两天不想说话,呼吸不过来,病情有点偏重,这两天好了不少,能跟人多说两句了,林乐清跟他也熟了起来。

老人说,外孙放寒假,家里请了个保姆照顾小孩。然而,保姆得了新冠肺炎,家中他和老伴相继感染,幸好小孩子没事,不过,保姆自己家里的人也都不幸感染。

而其他患者,有些患病原因根本无法溯源,可能只是出了趟门就被感染了

一位肿瘤科医生

重症住院20多天元宵节出院了

到武汉至今,林乐清最开心的一件事是元宵节有一位重症病人出院了,这个病人是这家医院肿瘤科的医生,此前住院住了20多天。

刚确诊时,小伙子压力很大,异常焦虑。睡觉要靠吃安眠药,有一次他跟林乐清说,自己吃了5颗安眠药才睡了两小时。躺在病床上什么事也不干,小伙子的心跳就有130多下。

在一次一次同行的疏导下,再加上治疗,小伙的客观指标好起来了,核酸检测第一次呈阴性。第二次结果还没出来时,林乐清和他聊天说,我估计你是阴性,马上可以出院了。元宵节当天,小伙收到了最好的消息,果然是阴性。那天他很激动,林乐清查房结束的时候,他们两人自拍了一张合影。

出院后,林乐清和小伙还不时会在微信上聊天,小伙说,现在睡眠也好了,在家主要看医学类的书,想学点呼吸机支持治疗的知识,好了以后到一线去战斗。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