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浙江 资讯

不卖关东煮热包子的杭州便利店 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都市快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马皆伶是罗森便利店(杭州体育场路二店)的店长,每天早上8点到店里后,她一般会先结算并上报前一天的营业额,但自从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她到店后的第一件事变成了用酒精给全店消毒。

目前,杭州城中157家罗森便利店仅剩60家还在正常营业,且营业时间大都从24小时缩短至16小时。透过这些仍然保持正常营业的便利店,我们可以窥见新冠肺炎疫情下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在如何继续,毕竟这才是一座城市最细小却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

以下是马皆伶的自述——

早晨8:00

消毒,每隔两小时重复一次

早上8点到店里后,我和另一名店员会用装有酒精的喷壶喷洒冷柜、货架、操作台这些顾客经常触碰的位置,并用一次性擦手巾全部擦拭一遍。这段时间,这样的工作每隔两个小时我们就会重复一次,尤其是收银台这边,只要结一次账,就需消一次毒。虽然是挺麻烦的,但是老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现在这种情况下不容许我们出一点点差错。

同样也是为了保证安全,像关东煮、包子之类的鲜食,我们也已经停止出售了。因为鲜食的加热和销售,尤其是关东煮的制作过程中,食物一定会有一段时间是直接暴露在空气中的,要是被污染了,我们是很难发觉的,所以索性就不卖了。

最近这段时间,白班我都会安排两位店员一起上班,人手不够的时候就自己顶上。因为相较于平时,顾客在进店之前多增加了一个环节:量体温。每进来一个顾客,都需要被额温枪在额头上扫一下,如果体温超标,我们就会谢绝顾客进店。

10:00

外卖订单增3倍

有一单买了300元的冰激凌

中午10:00,我们在“饿了么”上接到了一单总价超过300元的外卖订单,订单里包含的商品没有别的,全是冰激凌。我和店员按照单子把几十种不同品牌、不同包装的冰激凌全部打包好,又放回了冷柜中,等着骑手前来取单。

这段时间,我们店里冰激凌的销量不降反升,这点特别出乎我的意料。线下进门店购买冰激凌、冲泡奶茶、啤酒这类商品的客人也不少,其中大多数是年轻人。短短十几天内,光冰激凌这一类商品,我已经向仓库进了两次货了。我猜,近3周没有喝到奶茶、吃到甜品,大家都要憋坏了吧。

中午12:00,上午的营业告一段落,我趁着客人少,把营业额和存货都清点了一遍。我发现疫情以来,店里大部分的收入都来自外卖。平时一天下来也就五六单的样子,这段时间每天基本都能接到十几单,最多的时候一天有20单。由于外卖平台上现在骑手的人力不足,我这边有两个单子已经滞留了三天了,但顾客们都没有取消订单,甚至没有催单。

14:00

一位奶奶把货架上的巧克力都买走了

下午2:30,我正在进行日常补货工作,一位有些眼熟的奶奶进店之后径直走向我,向我询问哪一种巧克力比较好吃,我向她推荐了一种黑巧克力和一种白巧克力。没想到过了十几分钟她又来了,直接把货架上我推荐的那种巧克力都拿走了,还买了养乐多、营养快线等零食饮料。她说就住在附近小区,这些都是孙子爱吃的。于是,我就又向仓库多订了10条她买得最多的巧克力。

后来我想起来,前两天这位奶奶也是从店里买走了200多块钱的十多条巧克力,应该都是给她的孙子买的。

除此之外,泡面、自热火锅、速食意面、速冻饺子、火腿肠在内的方便食品在我们店里,销量就更好了。但由于物流目前还没有完全恢复,仓库剩余的库存基本都是年前的货物,对于门店来说,我们也只能是能补一点是一点。

17:00

店员交接班前先量腋下体温

下午4:55,中班的店员准时来和我交接班了。其实这名店员是隔壁闭店门店的员工,为了减轻我们店员的负担,我向隔壁店的店长“借”了她来帮忙。

交班之前,我要求她用店内员工专用的体温计测量了腋下体温,因为和额温枪比较起来,腋下体温计测出来的温度更准确。如果体温超过37℃,按照规定,店员就不能够再继续上班。测完体温之后,她换上了公司给门店配发的一次性医用口罩,并对双手消毒,在完成所有程序之后,她就可以正式接班了。

前几天交接班的时候,我发现店里的自动门坏了,打开就没法儿关上。我想这可不行,空调也不能用了,如果门一直开着,那大冷天的,上班的店员非得冻发烧不可。但由于交通原因,维修师傅又过不来,我就只好打电话给师傅,按照他的远程指导,尝试自己修门。事实证明人的潜力是无限的,我还真把门给修好了。

1:00

没有空调,店里有些难熬

不同于其他门店,为了帮附近3家便利店接收半夜运到的货物,我们门店仍旧保持24小时的营业制,只不过晚上11:00之后,收银系统会被强制关闭,线上销售的后台也无法再接单。

下班前,我打电话给上夜班(晚上9:00之后)的店员嘱咐了几句,让他在接货的时候把工作服换回自己的大棉袄。

在我回来上班之前,我们店里有一个叫小江的20岁小伙子,从1月20日开始连轴工作了17天,这期间他经常一个人连续上两个班次,消毒、收银、补货都是他一个人来。凌晨一两点,小江就冒着寒气,穿着单薄的工作服进出店铺,帮自己的门店和附近3家店接货。为了防止病毒通过中央空调进行传播,我们店很早就把空调停掉了,有的时候连白天店里都有些难熬,更别说半夜了。

回杭以后,我立刻就给小江批了一周的假期,让他回家好好休息。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