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浙江 资讯

浙女子点煤气爆燃 全身燃烧的林所长忍剧痛做了1件事

都市快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这小鬼脾气打小就硬,要是伤到别人,他晚上肯定睡不着觉。”

昨天,在位于舟山定海一家医院里,林忠彩望着全身被弹力服裹得紧紧、只露出一对眼睛的儿子林剑,又心疼又自豪。

林剑是舟山定海岑港派出所所长,40岁。9月18日,他在处置一起自杀警情中,奋不顾身冲进煤气味弥漫的厨房,在女子点燃打火机、现场爆燃的情况下,一把拉住她父亲,冲出火海。

一片狼藉的现场门口,这个坚挺的男人佝偻着身子,他的头发、眉毛全部被烧光,面部一片漆黑,双臂双腿和腹部皮肤大片烧焦,赤裸的身体挂着警服碎片,只有一条皮带支撑着短裤。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油脂烤熟的味道。

“让她先走,她伤得比我更重。”半小时后,救护车赶到,这个疼得全身直哆嗦的男人拒绝了先上救护车,而是让给了自杀女子。

10月8日,浙江省公安厅给林剑记一等功1次。

他奋不顾身冲了进去

29岁的张某因家庭纠纷,与前夫王某产生矛盾。9月18日下午,她从岑港司前街的父母处赶到了王某家,先在王家的二楼剪衣服、砸东西。两家人多次劝阻无效,最后,她进入厨房,锁上厨房门,割断煤气瓶皮管,打开气阀,扬言要自杀。

当天下午3点半,林剑正在街道开会,会议才进行10多分钟,他接到值班民警的警情报告。

林剑所在的位置,要比派出所的位置近一些。

人命关天!他马上向街道领导汇报警情,拉上来参加会议的村书记火速赶往现场,“情况紧急,你熟悉路线,陪我去一趟”。

林剑赶到事发地后,沉着指挥,一边疏散群众,一边要求现场其他工作人员打开餐厅后窗,让室内煤气浓度稀释。接着,他冲进屋内,在厨房门口对张某进行劝导。

张某在厨房内待了至少半个小时,情绪有所失控。

随着厨房煤气味越来越浓,她越来越激动,现场十万火急,危机一触即发!

“冲了!”明知道自己面临生命危险,林剑毫不犹豫冲进了厨房。

就在他伸手靠近煤气瓶准备关阀之际,失去理智的张某点燃了手中的打火机。“砰”,现场爆燃,成为一片火海。

全身猛烈燃烧起来的林剑,强忍着剧痛,一把将一同进屋劝阻的张某父亲拉出了火海。

全身烤焦佝偻着身体

岑港派出所副所长王洪勇带着民警赶到现场时,他只看到一个佝偻着身体,全身被烧得只剩下一条短裤的男人站在屋前。

王洪勇没有认出自己的兄弟,他想去火海寻找自己的兄弟。

这时,一个声音叫住了他,“阿勇。”

“这一刻,我的心崩溃了!那是我的兄弟啊!一个平时把身子挺得笔直的人,现在佝偻着身体。”

王洪勇走近看他,能看到林剑皮肤上裸露出来的筋脉。“我心痛得不敢看,他的身上,只有下巴到胸口这一段位置是完好的。”

从火海出来后,跟着林剑一起到现场的村书记和群众,迅速帮他拍打掉了火焰,撕掉烧成碎片的警服。

林剑似乎没感到疼痛,他嘶哑着声音,“阿勇,快,疏散群众,防止里面的煤气罐第二次爆炸。”

“所长的神志很清醒,他条理清楚地下命令。”王洪勇忍着悲痛,把所长的命令一条一条执行到位。

9月的风,有点大。风一吹,他清楚地看到,林剑的身体越发佝偻起来,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呻吟声。

“水,给我水。”

当林剑想喝口水时,他却怎么也抬不起手。一旁的民警江灏忍着泪,打开一瓶矿泉水,小心翼翼地给他喂水。

在救护车上,林剑也只能蹲在车上,一坐下,烧焦的皮肤会发出剧烈的疼痛。

每当车子拐弯或颠簸时,王洪勇能听到林剑重重的呼吸声和压抑不住的呻吟声。

到医院后,经医生检查,林剑特重度烧伤,面积达60%,其中3度烧伤30%,轻度吸入性损伤,双眼热烧伤。

点燃煤气自杀的张某生命体征平稳。

他比我们还要坚强乐观

时间一晃过去了三个月。

昨天,我在医院病房看到林剑时,他全身被防肌肉增身弹力服裹得紧紧的,只露出一张嘴巴。

床尾,放着一大碗黑豆和一双筷子,这是他平时用来锻炼肢体的。

“老刘,我昨天夹起黑豆了。”林剑的警校同学刘琼艳站在病床前。她跟林剑同岁,比他大几个月,林剑叫她老刘。

每隔几天,她会来医院看林剑,每看一次,回去时心里总有说不出的难受。特别是林剑每隔一天换药时,纱布跟新生的肌肤黏在一起,每撕一次,就像是把皮肤揭了起来。

每次,林剑的嘴上都会咬一块纱布,疼的时候,他用力咬住纱布。

有一次,刘琼艳从门外的玻璃望进去,她看到护工给他换嘴上的纱布——原来的纱布因为疼痛被他咬断了。

看到刘琼艳,林剑似乎用尽所有的力气摇了摇头。这个动作,刘琼艳懂,这是示意她赶紧回去。

“他知道我难过,不想让我来看他。后来,他精神好点了,每次看到我来,都会告诉我他的进步。”

“他全身伤成这样,还这么坚强、乐观,慢慢的,我心里的难受被驱赶走了,心情也好多了。”

林剑的父亲林忠彩在病房里照顾儿子,他是一名工人,每次说起儿子时,都称呼为“这小鬼”。在父亲眼中,不管儿子多大,儿子多么英雄,都是小孩子。

当林剑的同事告诉他,林剑进医院了,电话里,老人问了一句话,“没有生命危险吧!”

一听没有生命危险,他松了口气。“这小鬼吧,个性就是这样,很硬气,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先上,天天不顾家,命还在就好。”

病床上,林剑说,“冲进去救人的时候,哪里想得那么多呢?从火场出来后,屋里的煤气罐还在,万一引起二次爆炸呢?群众不知道,我知道啊,身上疼是疼,但是我得安排好疏散工作啊,哪里想得到自己。”

岑港派出所副教导员陶友臻经常到医院看望,林剑每次都要问他,所里的工作如何了……

“下个星期,我应该能多走一会了,我得去一趟所里……”林剑说。

记者 夏裕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