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浙江 资讯

杭州一小学女老师发了条朋友圈 家长疯狂点赞

杭州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进入职场厮杀多年,总会怀念过去纯真的小时代。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

最近,杭州采荷一小语文老师兼班主任蒋丽萌的一条朋友圈,引发了家长的疯狂点赞,也勾起了许多人对于同桌的记忆。

有家长在下面开玩笑道:“看起来真的好像电视里的相亲节目!”

学生可以自由选同桌

还必须选择异性

蒋老师朋友圈里说的“牵手”,其实是在开学时,让学生自己选同桌,“速配”的有效期限是一个学期。

△ 学校供图

当然,选同桌的前提是必须保证,两人要互相督促和提高。其次,她会先根据学生的身高让孩子在教室外面排好队,男生女生按身高顺序各一列,只能在两排内互相选择,“不可能让矮个子坐到最后一排。”

最后一个规矩就比较有意思了:尽量选异性同桌。

男生和男生一起,关系太好的话,上课总喜欢一起玩,女生也是一样,反倒是男女搭配,并不是水火不容,比如女生督促你学习,男生一般都会听进去。

蒋老师班上有个传统项目:每碰到孩子过生日,小寿星有个实现心愿的特权。最多的心愿就是体验“一日同桌”,“经常有学生想换一个同桌感受一下。”蒋老师说。

蒋老师班上有个传统项目:每碰到孩子过生日,小寿星有个实现心愿的特权。最多的心愿就是体验“一日同桌”,“经常有学生想换一个同桌感受一下。”蒋老师说。

既然是自由选择,肯定会出现落单的情况。蒋老师在调配座位的时候,一方面会提醒落单的孩子检查自身原因,另一方会让调配过去的学生帮助同桌的Ta一起进步。

△ 学校供图

两年多下来,蒋老师班上诞生了不少“黄金搭档”,比如她发的这条朋友圈照片最前面的一对孩子:赵宇辰和杨澍。

△ 赵宇辰和杨澍(学校供图)

  孩子的世界

《同桌的观察日记》

孩子们的座位分配好后,蒋老师让孩子们写一本《同桌的观察日记》。

每周或者每天记录一下和同桌发生的小故事,可以愉快的,也可以是不满的事情,一周至少记录一次,当天发生的事马上记录下来为妙,不然很容易遗忘,最少50-100字,能长则长。

通过日记,既可以培养孩子的观察力,养成平时积累写作素材的好习惯,还可以培养孩子宽容、理解、关爱别人的好品格。”蒋老师还开玩笑地说:“对于那些调皮孩子的同桌,日记里一定记着满满的‘黑历史’。”

“黄金搭档”赵宇辰和杨澍,二年级时曾经互相选择成为同桌,三年级下学期又重新“牵手”。赵宇辰的妈妈曾经还写过一篇短文,记录这对黄金搭档的故事:

儿子赵宇辰的同桌,叫杨澍。她是个可爱的姑娘儿,弯弯的眉毛下有一双会笑的眼睛,那张小嘴,能说会道的,听儿子说,她是班里的“开心果”。

出于好奇,我也开始默默关注这个女孩儿。原来,她也喜欢画画;她也爱笑;她也有表演欲望,和儿子一起自编自导了诗朗诵;她也会和儿子一样,默默写好贺卡送给对方最美好的祝福……每当儿子在学习上碰到困难,或者是出现惰性的时候,我会有意地提醒他:“笑笑,你可以向杨澍同学学习么?你希望和她一起进步么?”而儿子也会如我期望的那样回答:“嗯,妈妈,我会努力的,我要和杨澍一样,做一个击败困难、积极向上的孩子。”

赵宇辰选择杨澍时心里是咋想的?

我用渴望的目光看着杨澍,他也朝我看了一眼,似乎感受到了我的“信息”。……突然杨澍像闪电似的跑过来,我们两个人坚定地牵住了双手,高高举过头顶,大声喊到:“牵手成功!”

蒋老师就拍下了这张照片

选同桌的激烈争夺,孩子们在日记里全写出来了。

开学前我就悄悄告诉妈妈,这个学期我想和李照清坐一块儿,因为他比较帅,学习又很好,和他做同桌我一定会很开心。于是我赶紧走上前去,去拉李照清的手。但万万没想到,蒋老师把我们俩分开了,最后,我落单了。

落单以后我心里十分难过,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就在这时,黄佳扬伸出了手,拉住我,小声说:“我也落单了,就和我坐吧。”一看是他,我又觉得没办法,只好点头答应,虽然我心里还是有点不情愿……我想:真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也只能这样了……

看来这位女生选座位的时候颇经历了一番波折。

当然,也有比较想得开的:

陈泽凯:我先去找袁定杭,但不幸的是,袁定杭已经选了屠子渊当同桌了。我有些失落,默默地走了。

我又想去和陈思齐坐同桌,可还没等我开口,她就去找王梓涵了……我只好又走开了。

谁知老师竟然给我选了傅逸帆……

但我转念一想: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我们共同进步,改掉身上的坏习惯,这样我们会越来越好。

因为陈泽凯学习成绩很好,原则上也是男生女生坐一起,陈泽凯是个男生,所以蒋老师最终让他和傅逸帆坐一起。

和屠子渊有关的故事,这其实只是个开始。

袁定杭:我这学期想和屠子渊坐同桌,以为内他和我都是男子汉……我还不时往后望,生怕屠子渊被抢走……

心急如焚的我像箭一样冲了出去,高高举起手,我看到屠子渊也是选我的,我松了一口气,但是蒋老师把我们拆开了,把我给了周星宇,把屠子渊给了李欣恬。

因为原则上是男女坐同桌,所以上面那篇的当事人屠子渊最终还是没有和袁定杭坐一起,那屠子渊最终的同桌李欣恬心里是咋想的呢?

李欣恬:我一直都闷闷不乐,便告诉妈妈,她说:“你没和他相处过,就认为他没那么优秀?其实每个人都有优点哦!”

我心想,说不定屠子渊的优点我还没发现呢!落单的我有可能会成为幸运的我呢!

蒋老师也说:“落单呢也不算坏,它会使你和更多的人成为好朋友。”

不过过了几周后,李欣恬和屠子渊已经相处得十分融洽了。

正当我的心如热锅上的蚂蚁时,一本练习本放在我的眼前,原来是我的好同桌——屠子渊!我真幸运有一个这样的同桌!我的同桌真好!

还有不少同桌已经相处得很融洽了,平时也都在认真地记录着和同桌间的故事。

我是100分,这么大的功劳来源于谁呢?这就是我的同桌——卢紫妍。

还有同桌两人,

记录起了同一件事情

我的鼻子撞伤了,孙悦文来安慰我,还说:“我们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我的同桌徐以轩被撞了……我装作不知道,其实我心里一阵难受……

徐以轩回来了,我想发生这么严重的事,要逗她开心开心才对,我赶紧把书递给了他,说:“借你看看!”不一会儿他就笑出了声,我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当然,不少同桌就此有了“黑历史”

这是因为他之前吹牛皮,夸大话,跟我们说他的鼻孔里能塞进两支普通的铅笔,我们都不相信,所以约好今天一起一睹为快……只见他慢慢地把铅笔塞进去。“哇!”大家都惊呆了!这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大鼻孔怪”!

小学和异性同桌家长不必担心

成绩和座位没有必然联系

有家长表示过担忧:如果孩子升入高段,每学期和一个不同的异性同桌还合适吗? 

蒋老师选择相信学生,“很多人进入社会后,和异性交往有障碍,就是因为缺乏这种经历,小学生之间的情感很单纯,如果一直和一个同性同桌,突然安排一个异性,反倒是不恰当的。”

△ 蒋老师班上的男生女生间关系都很不错。(学校供图)

家长会很看重自己孩子坐哪吗?

蒋老师说,这都是学生自己的选择,家长很少干预,“反倒是有时候同桌间闹了小矛盾,家长会思考是不是自己孩子的问题。经常是两家家长带着孩子一起出去聚一下,调解一下,不会想到是座位没排好。”

其实坐哪和成绩并不挂钩,逻辑很简单,坐前排,照样有在老师眼皮底下玩的,最后一排照样有认真听讲的学生。

△ 赵宇辰就很受班上女生欢迎,经常有女生的生日愿望是和宇辰当一日同桌。

你还记得曾经同桌的Ta吗?

留言里说出你的故事,

并点亮右下角的“小雪花”

兴许Ta能看见!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