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浙江 资讯

谁来告诉我甲醛有没有超标 1个杭州自如租客的追问

浙江新闻客户端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9月11日,近两年来深陷“甲醛风波”的自如公司又一次对外发声,这一次的整改显得颇有诚意。

然而,对自如客黄祎(化名)来说,她的维权之路并没有因此变得轻松。相反,可能更加艰难。

第三方检测机构拒接单间检测

租客维权该找谁?

按照自如的规定,他们只为6月1日后入住的自如客提供免费空气检测。而在6月1日前入住的“老自如客”,只有自费从CMA认证空气质量检测机构,拿到证明空气质量不合格的检测报告,才能进一步与自如商讨维权事宜。

于2018年5月入住自如的黄祎,很不幸被拦在了门外。“钱是小事,关键是要住得安全!”黄祎决定自费去找第三方检测机构。然而令她意外的是,她被检测机构拒之门外。

“我询问了浙大冰虫、艾克瑞尔等检测机构的客服,对方均表示不接收单间检测。”

“如果我做房间、厨房、客厅三个点,你们能做么?”黄祎追问道。

浙大冰虫客服回答,“可以做,但是目前单子已经爆满,最快也要一周后上门检测,出具带有CMA认证的检测报告需要二十多天甚至更久。”

这样的情况不单单是在杭州,近期全国各地多家第三方检测机构开始拒接单间检测。

与此同时,在北京、武汉、上海等多个城市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均出现订单爆满状态,其中不少来源于自如客。上海某间实验室甚至直接向各地采样点发出通知:不准接自如的单子。

这对于自如平台上数量庞大的合租房客来说,无疑是个噩耗。

“我知道我的屋子一定有问题,可我没有途径去证明。”截至目前,黄祎咨询了杭州数家第三方检测机构,没有一家愿意接收单间检测。“我现在考虑和隔壁的合租人抱团检测,只能这样了。”

站利益还是站良心?

第三方检测机构表示很纠结

9月11日,自如承诺所有首次出租房源,配置完成后,必须同时满足空气质量经权威机构检测合格且空置30天以上才能上架出租。

此举一出,立刻引发了媒体和网友的争议。

“且不论空置30天是否能散尽甲醛,‘经权威机构认证合格’,这里的权威机构指的是谁?是政府部门还是与自如达成合作关系的检测机构?”在黄祎看来,这两个举措都“很虚”。

“我并不希望检测机构成为自如的‘乙方’。所谓第三方检测,‘第三方’这个词很关键,因为它意味着公平和客观。”

针对目前市场上出现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拒接单间检测的现象,南都周刊于9月12日发布的《自如甲醛房恐慌:我死磕的是公平与正义》报道中给出了另一种说法,引人深思。

文中提到,第三方检测机构之所以不接单间检测,除了“忙不过来”,还因为“受到了外界干扰”。这种干扰让他们失去了“第三方”应有的中立地位。

时下,自如公司正在如火如荼地招募全国各地的CMA认证空气检测机构,从9月11日发布的工作报告来看,已与62家检测机构达成合作。

在南都周刊在这篇报道中提到,“据知情人士透露,被自如找去谈合作的机构分化成两部分,一部分会在此后停止面向所有个人客户的检测业务,与自如达成合作,另一部分选择隔岸观火,明哲保身。”

一家检测机构的工作人员曾如是形容他们当下的心理状态——“别人在打架,叫你去评理,你去吗?”站利益,还是站良心?他们也很纠结。

谁来监督长租公寓室内空气质量?

最权威的“第三方”应是政府

在甲醛房的问题上,我国出台了两个权威衡量标准。一是 GB/T18883-2002《室内空气质量标准》,由卫生部制定,用于衡量房屋是否合乎人居环境健康要求;二是GB50325-2001《民用建筑工程室内环境污染控制规范》,由建设部制定,用于民用建筑工程和室内装修工程环保验收检测。

国家有权威标准,但其执行情况似乎很难把控。

针对长租公寓室内空气质量问题,记者采访到杭州市住建局工作人员,她表示,“目前我们没有这块监管,建筑验收一般不涉及装修。”

随后,记者采访了杭州市环保局,工作人员表示:“这个不太清楚,不是我们的职责(范畴)”。一般来说,环保局更关注户外空气质量。

记者再问杭州市质监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监管不是我们(管)的,检测我们可以(做)。”

据她介绍,杭州市质监局下属的杭州市质量技术监督检测院可以为广大市民提供有偿检测服务,但价格较市面上的检测机构偏高。

“目前来看,我们可能是唯一的官方检测平台。”检测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9月11日,浙江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浙江省建筑装饰行业协会联合对新房家装、长租公寓室内空气质量进行专项消费评价活动,活动面向杭州市公开征集符合一定要求的消费者,最后将有一部分“幸运儿”能获得活动方提供的室内空气免费质量检测。

那么,如果检测不合格怎么办?记者电话采访杭州市消保委相关负责人,他表示:“目前我们尚未接到相关投诉,但如果接到,我们会予以受理。但(事前)监管这块目前我们没有,可以去问问房管局,中介和租赁这块主要是他们在接触。”

最后,记者采访到房管局相关工作人员,她表示,室内空气质量是否合格,很难直接去界定,但如果有租客向房管部门提出诉求,例如反映长租公寓未能履行或者满足合同款项,房管局会行使监督、督促职能,帮助租客维权。

一系列采访下来,记者发现针对长租公寓的室内空气质量是否合格,政府监管尚处于空白状态,或者说有心,却不知从何管起。

正如超市货架上的商品,其“验证合格”的标志不是自己扣的。针对新生业态长租公寓,其室内空气质量的“合格”标签,也不应该由企业自己扣。

“归根到底,没有政府监管的介入,‘经权威机构认证合格’,仍旧只能算作自如公司自说自话的‘公关’行为。真心希望政府相关机构能介入,有他们做后盾,我们维权就不会这么难了。”黄祎如是说道。

[记者手记]

在长租公寓兴盛前,甲醛问题只是常识问题。新房结束装修,何时入住是住客的自由,国家无法予以干涉。

然而当长租公寓已经形成了颇具规模的市场,全国9个城市自如客加起来已过百万,被拿来集体装修出租的房子已然成为了一种商品。既然是商品,在质量上可有把关?就目前来看,没有。

其实,这不是人们第一次发现自己处于“维权无门”的尴尬境地。从屡教不改的滴滴到如今被逼表态的自如,这些新生业态虽极大地改变、方便了人们的衣食住行。但同时也暴露出许多问题。

这种种新经济新业态的产生,对政府部门的管理能力提出了新要求。面对这些跨地区、无管理先例可循的新业态模式,政府部门当加快学习,让管理跟上创新的步伐,迎接因创新带来的执政能力的挑战。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