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浙江 公益

鲁瑾:把公益融入生命里 如向阳花随太阳转动

新浪浙江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她叫鲁瑾,被誉为“杭州脱口秀女王”,也曾锋芒毕露,爱管闲事,“路见不平一声吼”;

如今,年届中年,

她却甘愿做一个“花瓶”,

把公益融入生命里,

如向阳花随太阳转动,

顺应自然,安静而不惊扰……

1

一个没有抽屉的女人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同的人,眼里有不同的鲁瑾。

这位被誉为“杭州脱口秀女王”的女主持人,在西湖的上空,她的电波有时春雨如酥,有时如一道闪电。

粉丝们追捧她:“这个女人很细腻,很坦诚,做着自己。”

“十年前听到你的声音就没忘记,如江南水般温柔,但是又坚定大气有力。”

“这不是鼓励,这是一种我没法达到层面。有些评论太铿锵,有些评论太阴损……我想看的,就是你这种有情感,有理性,居然还有趣的评论,我真的笑出来了……”

也有人觉得她“多管闲事”:你和端木赐香一样,缺乏兼容,爱骂人。她在回复里抖机灵:“嗯呢,没才又爱挑事的,忍不住啊。”

从小她身上就贴着好标签。受父亲影响喜欢阅读,以重点高中文科状元身份进入浙江大学哲学系。

耳濡目染的是父母之间的感情。“每次同学来家里玩,看到父母说话还喜欢用手轻轻拍对方,一会坐在一起亲昵地聊天,都很羡慕。”从爷爷奶奶,到外公外婆,感情都简单而和谐。虽然家里条件不算好,但父母懂得生活,会偶尔带着孩子们拍拍照片、下下馆子,使平常的日子充满回味与期盼。

在这样的氛围下长大的鲁瑾,结婚后有空就喜欢买买衣服做做菜,觉得生活无比充实满足,文字里也到处是灵动的小确幸。

她的锋芒初露是在大学。那是个思潮大爆炸的时代,鲁瑾读了些女性主义的东西,就敢在大学里开起了讲座,结果还涌进来不少听众。毕业前一年,参加华东地区电视辩论赛获得冠军,理想是做记者,于是进了浙江广播电台,成了最早的直播节目主持人。

作为一个公众人物,鲁瑾是微博时代的“网红”。开车在路上看到别人加塞儿、乱鸣喇叭,她会直接发微博公布对方的车牌号,“你今天表现得像个人渣……”人家回应“不允许人家朝气蓬勃啊?自己年轻的时候开不了车嫉妒是吧”,她气定神闲地回应:“帮你秀一下人品智商下限”。

曾经的鲁瑾,“路见不平一声吼”,粉丝有叫她“鲁爷”的,也有叫她“鲁哥”的。

不会刻意规划什么,整理什么,是一个没抽屉的人。鲁瑾曾这样说自己;

“这个世界有时候黑到我想躲起来。”也曾被记者抓到她的“丧”,并写进专访里(她点评道:这是乱写);

“以思想和文化改良社会才是我的终极信仰。”也曾看上去一本正经的发布宣言。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鲁瑾。但鲁瑾只有一个。

2

一个愿做花瓶的女人

真正介入“改良社会”的行为之中,鲁瑾展现的,是种大温柔。

“我们自己也没想到可以走那么远。”2017年12月22日,在向阳花基金五周年的年会上,鲁瑾十分感慨。

值得她感慨的事情有很多。

鲁瑾曾感慨于“一个6岁不到的女孩,我们没有能够抓住她。”

这个叫恬恬是的女孩是先天性心脏病,由于贫穷、医疗条件等原因,耽误了手术时机。她是向阳花救助的第68个孩子。恬恬离开这个世界后,医院第一时间向鲁瑾转达了家长的焦虑:孩子去了,申请救助的钱向阳花还给不给?

鲁瑾的感慨是:有很多苦难我们没有发现,向阳花只是想尽可能帮着去发现一些。

她也感慨于有时候不得不做的“不快乐的决定”。

有个一岁多的耳聋患儿,要装耳蜗。家长要装进口耳蜗,大约18万,国产的8万。家长说一辈子的事,装好一点。申请资助7到8万。

向阳花基金采访了听力专家、医生、耳蜗厂家、残联,拿到专业数据和结论:国产耳蜗是完全可以实现听力的改善的。作为普惠型基金,向阳花只能支持装国产耳蜗。

向阳花儿童医疗救助基金诞生于五年前的一个音乐节。在音乐节上做了些小义卖和小拍卖,收到了一些善款。那时候,鲁瑾没什么计划,并没有想做多大,“但哪怕做很小,我们也会去想怎么做才是更合理的。”

鲁瑾这样反思聋儿的事情:“如果我没拦下这个个案,她也许就拿到了七万或者八万,一个焦虑的母亲心理负担就会轻一点。从这个角度,我们是做恶了。但是,我相信,另一个角度,这是善。它指向的是基金职责下尽可能的公平。”

基金创立开头两年,通过公益义卖和捐助人直接向基金账户打钱的方式筹款,凭借鲁瑾的影响力,也筹到了几百万的公益金,募款能力相比很多初创基金好很多,但向阳花还是处于较小规模。

鲁瑾没有想到,随后几年向阳花的规模迅速扩大,远远超出她的预期。

2014年,向阳花入驻阿里巴巴平台,通过支付宝募集了2000多万。这就是互联网公益的威力,捐助金额可以很大,也可以是几分几毛,像一块爱心磁铁。

在我们开始采访的时候,她似乎根本没打算好好跟我说说自己都做过什么什么,切入正题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就是一个花瓶。”

“我希望能做一个合格的花瓶。”她接着强调。

以前筹款,是凭借个人影响力的“花瓶效应”,而现在,筹款压力骤减,心态适量放松之下,鲁瑾就更想做花瓶了。她不仅是对我如此坦诚,在向阳花那群志愿者面前,更是说的肆无忌惮:“你们就让我好好当花瓶好了!”

得这么理解她:每一颗不安分的灵魂,都有想一个人静静的角落。

3

一个无中生有的女人

“单位食堂”是个高频词。每天一个小时的直播节目下来,刚好是午餐时间,志愿者找她商量事也多是在这当儿,在食堂边吃边聊是高效的。

工作、公益、公号,鲁瑾的日常是“三公一体”。

如果是花瓶,那也是陀螺样的花瓶。

这个忙到旋转的人事实上是个虚无主义者,对于人生,她内心最真实的答案是,“人生是没有意义的”。

有一种说法,学哲学的人有一种刻骨的悲观,一种悲天悯人的悲观。

“我们甚至认为,人生其实是一件虚无的事,短暂地来到这个世界纯属偶然。但既然来了,看到了人世间有着无法躲避的痛苦,如果有力量,就帮着减轻一点。”鲁瑾说。

“这种价值观上的认知使向阳花基金不仅仅是一个公益的事件,更是提倡一种公益的生活方式。”这是鲁瑾公益观的核心之一。

五年来,鲁瑾和向阳花的志愿者们做了很多事,大多都是枯燥的。比如每个月发布的捐赠明细,对每一个受助患儿病情、家庭财务、医保项目的调查、义卖品的设计制作、网上申请软件的改良、流程设计,个案剖析和公益理念的推广等等。

他们的公益行为准则也是在这一件件枯燥的事项和一个个复杂的个案里逐渐清晰。

让公益流程更专业化和规范化一点。这是鲁瑾的另一个核心观点。

“我也不想以此得到任何荣誉,有人因此改变人生,就是对我们的犒赏。”鲁瑾说,“那是帮助一个生命完成了他自己。”

这是一位虚无主义者为生命添加的无以复加的实实在在、可以看到的事物。

——我是放弃了很多东西才能相对维持内心的简单。她说。

比如在职业生涯中,只是单纯地做个主持人,而远离体制内其他的一些诱惑。

所谓虚无主义,也许是她和世界保持的一种关系,一种不慌不忙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方式,一种对人性价值的方向性选择和释放。

夜空空旷而黑暗,但星辰却永远闪亮。

4
安静,才能不惊扰善良

“安静,才能不惊扰善良。我们懂得这一点。”

在五周年年会上,鲁瑾的致辞,有个题目,就叫《安静,才能不惊扰善良》。

娓娓道来的,是几百个资助案例后的理性沉淀。

在向阳花,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不要去消费苦难。

尽管鲁瑾从事着媒体职业,但五年来,向阳花固执地不让受助者出现在镜头下,用戏剧的方式来募集善款,尽管那样确实可能来钱更快。

鲁瑾认为,一个正派的社会不应该是这样的。

真实的向阳花也是这样,花序随太阳转动,顺应自然。

鲁瑾的人生观与此高度契合。

她认为,女人有两种活法,一种是年少时张扬,及岁长而木讷畏缩;一种是年少时自卑胆怯,日渐成熟反而放开了,自信了,“就像20岁的女性基本都没有性高潮,顾虑的都是这样对不对,那样好不好,会不会显得不要脸,到了熟女时分,才学会照顾自己的感受。”

她自然属于后者,觉得中年的自己,美过20岁时的青涩。

在多数人或偏狭或纠结的时候,性情越是宽厚反而表现出思想的尖锐,胸怀越是通达越是有直指真相的刻薄,然后穿透这些,实现了女人终极的温润。

正像一条大河穿越了所有的山川。

多年以前,鲁瑾接受媒体采访,特意对记者强调“我是大资大文艺”,不是一些人想的“小资小文艺女人”,记者回头成文:《鲁瑾:我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女人》。

多年以后,提及往事,鲁瑾粲然一笑,心中已毫无挂碍:我,就是你们想的那种女人。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