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浙江 公益

从最有良心的调查记者到公益人 冯志刚:依然江湖 依然青春

新浪浙江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从“中国最有良心的调查记者”,

到“画春风、化人心”的公益人,

今天的故事主角,叫冯志刚。

“人善,心柔,活儿好”是别人的评价,

人到四十,依然江湖,依然青春,

是他的自评。

文 | 张培昂

1

他希望一些事情没有发生

冯志刚的经历挺江湖的。

大学毕业后一头扎进新闻圈,又因为新闻理想,离别妻小,从武汉到东莞,从东莞到广州,再从广州到深圳,一路漂泊。

同行曾经给他贴过一个标签:中国最有良心的调查记者。所谓“铁肩担道义”,对那些想加入记者队伍的年轻人来说,就像一剂欲罢不能的“毒药”。

在网上,有同行记录了冯志刚的一段往事:

大批记者前去采访某全国性事件,然而,当地相关方严密封锁线索,与记者发生冲突。一官员呵斥:“再闹,小心你们的前途!”冯志刚挺身而出,大声回答:“我们都混成记者了,还有什么前途?!”

“这句话应该写进新闻史。”一同行点评。

冯志刚的话,半是捍卫半心酸。同行的话,半是玩笑半认真。

他的同事李烨池说:在我来到快公益的时候,冯老师已经变成了一切随缘、心怀大爱的“公益人”,当年那个愤世嫉俗、仗义执言的暴脾气调查记者,只有在走访过程中遇到亟待解决的事儿时,才会稍露身影。

十年的调查记者生涯,卧底地下走私团伙、身临地震一线、深入空难现场、直击冤假错案等等,给冯志刚带来不小的名声。但在很多时候,他感受到的,却不是成就感。

2008年汶川地震,妻子跟他联系,发现手机信号总是断断续续,才知道他在震区。

其实这么多年,家人对他行踪飘忽已习以为常。

但他难以与自己灵魂的冲突安然相处。

在震区临时医院,一位截去四肢的六岁男孩问:叔叔,我的腿变成坨坨了,以后还能不能踢球?

在映秀中学,救援人员挖出一具尸体,四五位母亲一拥而上,哭喊着撕扯:这是我娃啊!

他觉得自己身体里有两个、三个冯志刚,也在撕扯。

冤狱11年的河南农民赵作海,领到65万元国家赔偿金,但不久后再次赤贫。

这是一个包含了亲人反目、女人欺骗等元素的曲折而悲伤的故事。

赵作海无罪获释一年后,再次面对面,冯志刚问他以后的打算,拾荒维生的赵作海回答:还能怎样啊,就这样下去吧。

一个绝望的人,面前突然燃起了希望,又灭了。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理想的大旗也会被撕扯,人性深渊面前,冯志刚常常自感无力。

这时候就会出现一个比较极端的自我。

“很悲观,很压抑,打篮球、找几个小孩踢足球。要么找几个朋友说话。或者喝酒,几个兄弟采访完了,不走了,待两天,喝醉了,回去睡觉。”

他希望把一些画面忘掉。

他希望一些事情没有发生。

2

不再以笔做刀,而是去“化人心”

2009年底,冯志刚结束南漂,加入都市快报。

西湖边养着,调节一下。冯志刚想。

报社交给他一个爱心助学项目。

“先点根蜡烛,起码身边是亮的。”他的“头儿”、副总编姜贤正对他说。

“生活因温暖而美好”,是这份报纸的理念,也是其介入公益的初心,并且逐渐地,从充当公益的观察者、报道者和传播者,成为了公益的亲力者、实践者、探索者和创新者。

2011年,都市快报发起“免费午餐”活动,冯志刚是执行者之一。某一天,报社收到一笔250万的个人匿名巨额捐助。冯志刚善于刨根寻底,最终获悉对方是一家上市公司总经理,然而她谢绝了采访,只是淡淡表示:“我家兄弟姐妹9人,我排行老七,小时候吃饭,早上一顿,晚上一顿,中间饿了就喝水、饿了就喝水……如果钱不够了,你们跟银行说,我再转账过来。”

一个庞大而混浊,无依无傍;一个细微而清澈,有情有义。不同的经历,让冯志刚感受到两种泾渭分明的哲学。

没有哪个更好,也没有哪个不好,世界是多元的,正如人生是多彩的。

他身体里的另一个冯志刚活起来了。

2011年,关注乡村儿童的吃饭问题,于是有了“免费午餐”,并且联合数十家媒体上书民政部、国务院,促成163亿的专项拨款。

2012年,关注乡村儿童的看病问题,于是有了“大病医保”。

2014年,《都市快报》组建快公益团队,冯志刚被委以重任,成了这个部门的头儿。

他不再像过去一样,以笔为社会和灵魂的手术刀,而是去做马良,画春风,画春雨,化人心。

3

公益是一条缓慢而明亮的河流

“长腿叔叔”形象来自美国一部同名小说。

原著中,孤女茱迪得到一位好心人资助。但是茱迪却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从未见过他。有一次,茱迪在夜里看到他的背影,他个子高高,有着修长的腿,于是称他为“长腿叔叔”。

“长腿叔叔·留守儿童关爱计划”缘起2014年,由都市快报和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共同发起的“只要跑起来”大型公益跑,100位全球跑者坚持跑100天,筹集善款48万余元,用于帮助留守儿童。

公益跑活动结束后,48万善款在账户上趴了半年多。这笔钱怎么花,怎么帮助孩子们,这些问题一直盘在冯志刚心里。他不想简单粗暴地把钱捐出去,而是在想,到底是什么造成了他们的贫困。要帮,就要从根上帮。

苦思冥想,必有回响。

快公益和天天正能量对项目做了精心规划:招募100位“长腿叔叔”,他们要爱运动、有爱心、有一定经济能力,一对一结对帮扶留守儿童家庭,探索100个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个性化方案,最终解决群体问题。

浙江开化何田中心小学四年级的廖正宝,爸爸在温州、妈妈在福建打工,他和六年级的姐姐留守在家。2014年,“长腿叔叔”裴振东在开化何田乡卫枫村找到了一块闲置农场,便发动跑团的爱心人士众筹了13万元,为廖家租下农场,让有养殖经验的廖舍龙夫妇回来经营。

2015年3月,占地8亩的农场开张,养殖了清水鱼5000多斤、土鸡300多只、鸭子200多只,还出产土蜂蜜等,通过“长腿叔叔”开起的网店“安心安家”对外出售。

几年下来,“长腿叔叔”已经“跑到了”衢州开化、金华武义、杭州淳安、山东青岛等地,因地制宜,针对孩子家庭的实际情况制订实施帮扶计划。公益农场、公益民宿、公益网店、“奶奶养的猪”、乡村学校图书馆计划、乡村英语口语发展计划等诸多方案,都出于“长腿叔叔”之手。在三年的运作中,这个计划实现了从“授人以鱼”到“授人以渔”的公益创新。

活动基本都是在周末执行,冯志刚和快公益团队成员,把休息时间交付给了公益。

公益是一条缓慢而明亮的河流。回报如海,深邃但辽远。

踏入这条河流,冯志刚感受到,慢就是快,快乐的极致就是简单。

人到四十,冯志刚不惑。

2016年,快公益团队相继获得浙江省公益慈善领域政府最高奖“浙江慈善奖”,和第四届“最美杭州人”称号。

2018年,快公益和天天正能量又启动了一个回报更慢更长远的项目,为乡村孩子搭建美育平台的“花儿计划”,希冀用一朵花去唤醒一片花。

4

冯志刚身上的标签数不清

“人善,心柔,志刚,活儿好”。这是姜贤正给冯志刚贴的标签。有工作上的认可,有兄弟间的情谊。

同事们给冯志刚贴了一堆的标签儿。

陆丹眼里,冯志刚两个标签在切换,“说起工作就追问十万个为什么的‘鸡血战士’,撇开工作就自动切换成黑黝黝的‘暖男’一枚。”

欧阳媛华给他贴的标签是“唠叨”。

——“你们家谁比较唠叨?”

——“肯定是我呀!”冯老师龇着牙,笑嘻嘻承认。

“嗖”也是个标签,黄安琪贴的。“实习生来,老冯都是‘嗖’一下把饭卡给小年轻,方便他们去食堂吃饭……”

赵月华觉得“用心做事”是冯志刚的口头禅,也是他的标签;

还有一个是“大爱老爸”。王锦给贴的。原因是他“除了自己的孩子,他爱所有的孩子”。

快公益搞团建活动,有几个带着娃的,这时候冯志刚就是孩子头。见到孩子,他就成了孩子。

总之,没闲着的时候。

唠唠叨叨的冯志刚,忙忙碌碌的冯志刚,逐渐被贴上了更多更大的标签。

2017年4月21日,他获得第十三届“最美杭州人——十大杰出青年”称号;

2018年1月18日,他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浙江省委员会委员。

2018年1月,冯志刚作为浙江省政协委员参加浙江省两会

所有的这些标签,是他实现“自我救赎”螺旋式上升过程中的羽翼吧。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